设置

关灯

第101章 右眼跳灾?最新章节txt

    “几个意思,徐显凭什么加不了十分?”机队办公室里,秦宗阳瞪着牛眼,死死地盯着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

    秦宗阳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那架势仿佛就是提着刀说话,杀气腾腾的。秦宗阳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如今又关系到徐显的晋升积分的事情,如何还能摆出好好商量的样子。

    那个工作人员就是一个记录员,按规定办事,奈何秦宗阳胡搅蛮缠,他着实没什么办法!

    “秦总,一次成功的特情处置的主要负责人才能加十分。徐显......徐显这个顶死了加五分啊!”工作人员再一次将加分规定跟秦宗阳说了一下,希望秦宗阳能稍微理解一下。

    加十个晋升积分什么概念,平均下来要配合抓飞八九十次才行。秦宗阳上嘴唇,下嘴唇一拍就要十分,简直跟抢劫没什么区别。

    一次成功的特情处置的主要责任人才能加十分,从旁辅助的也就是加三到五分。徐显这个情况加五分都是给多了。

    而且,韩起是什么人?有没有徐显上去配合,对韩起来说,有区别吗?韩起一个人不能把飞机飞到黔阳?

    在工作人员看来,徐显就是纯粹的白捡功劳,走了大运而已。就这个情况,还想加十分,没这个道理!

    甚至工作人员觉得给五分都嫌多了,三分还差不多!

    这次要是松了口,给了徐显十分。传播出去,他能被一众飞行员拆了骨头。

    “五分?打发叫花子呢!”秦宗阳不乐意:“我说小同志,你的眼界能不能不要这么窄?”

    工作人员狐疑地看向秦宗阳,他感觉秦宗阳似乎又要吐出什么谬论了,挤着眉头:“怎么说?”

    “你这个小同志看事情的角度太单一了。这个副驾驶失能的事情啊,虽说不算什么特别大的事情。徐显呢,可能也没有出多少力,但是!当班机长是谁啊?韩起啊!”秦宗阳越说越激动,嘴巴都兜不住口水了:“这次难道不是展现一次我们星游航空风貌的大好事?星游的学员在别家副驾驶失能的时候,挺身而出,这难道不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事?对了,我感觉这事儿一定要联系宣发部,将这件事传播出去,让外界看看我们星游航空的飞行员是什么样的精神风貌!”

    秦宗阳已然是刹不住车了,当别人老师当上瘾了,兀自对着工作人员计较道:“你怎么就执着于副驾驶失能那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呢?副驾驶失能是关键吗?关键的是徐显的义举!就是这个精神,不值得十分?”

    说实话,秦宗阳还是要脸的。副驾驶失能确实算不上多严重的事情,他实在放不下脸皮说徐显这次贡献多少。尤其是在当班机长还是韩起的情况下,就连是他自己都觉得徐显运气好,白捞了功劳。

    这点儿辩驳不得,那就换个角度。论打嘴炮,他秦宗阳可没怕过谁!

    工作人员直接被秦宗阳给说懵了,他还真没想到徐显这次事件的宣传效果,大略一想,似乎还真有点儿道理。

    一见工作人员有所意动,秦宗阳心里直偷笑,小年轻果然好忽悠。

    就在这时,另一边的一个老教员看不下去了,对着工作人员喊道:“小张,别听这个老东西胡说八道。鲲龙航空副驾驶失能是可以宣传的东西吗?宣发部只要敢传出去,第二天鲲龙航空就要找上门。”

    说完,转向秦宗阳:“老秦,你也是的!为了几分,至于这么忽悠人家小张吗?老脸不要了?”

    鲲龙航空副驾驶失能若是真的是因为某些客观身体原因失能也就算了。但是真正的原因是副驾驶由于精神紧张导致过度换气,说白了,就是吓的。这等丢脸的事,星游航空敢是大肆宣扬,鲲龙航空肯定是要上门拼命的。

    人要脸面,航空公司就不要脸面了?

    自己那点儿歪心思被人当场戳破,秦宗阳还是有那么一丢丢不好意思的。然而,一向好强的秦宗阳是那种乖乖被说的人吗?显然不是!

    “没办法啊!老李你是一辈子就能当个教员了,要积分当然没啥用。我是要指望当飞行部总经理的,只能舍了这张老脸了啊!”秦宗阳一辈子在嘴皮子上就没输过人。

    对于秦宗阳的反击,老教员气得差点儿当场去世。最后还是那个工作人员从中斡旋,说道:“秦总,加十分太多了,我这边决定不了,我上报总裁那边,由她决定。”

    “不是......咱们飞行部自家的事儿不能自己决定?”一听要闹到总裁那边,秦宗阳瞬间就蔫吧下来了。他自己心里清楚,平心而论,徐显这件事是决计不可能加到十分的。他就是想凭借在飞行部还有些话语权,胡搅蛮缠,在内部解决了。要是往上面闹,那事情就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了。

    那么些高层领导心思可敞亮着,能加多少分早就是有所计较。三到五分都有可能,但是十分就完全没可能了!

    工作人员:“之前出特情加的十分都是由总裁批示下来的。飞行部只能自行决定五分以内的加分!”

    “我去!你不早说,我不是浪费口水?”秦宗阳狂晕,早知道要加十分需要总裁批示,他还在这边费什么口舌?

    “那还要不要发邮件啊?”工作人员问道。

    “发,干嘛不发?万一又瞎猫碰上死耗子呢?”秦宗阳揉着太阳穴说道。

    ......

    总裁办公室。

    温静姝站于巨大的落地窗之前,她的视野囊括了大片滇云机场,颇有些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便在此时,进来一人,正是总裁办的秘书,李媛。

    李媛:“温总,机队办公室发来一封邮件,询问之前徐显的那次鲲龙航空副驾驶失能事件中的加分情况。”

    很多需要总裁决定的事务邮件是不会直接发到温静姝的邮箱的,大部分邮件是先发到总裁办,由总裁办的人员整理下来,再上报给温静姝。

    温静姝转过身来,显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不施粉黛,却又充满了女性的魅力,天然散发着一股子贵气。

    和徐家有些暴发户不同,温家世代经商,温静姝自小就是锦衣玉食伺候着,自然别有一番气质。

    “晋升积分自有规定,为何这种小事都要我来决定?机队那些人都是看不懂字的文盲不成?”温静姝挽起鬓角的一缕青丝,倚着栏杆,一双美目盯着李媛。

    李媛解释道:“秦宗阳坚持要加十分,机队那边拿捏不准,就来询问我们的意见。”

    “十分?他倒是说得出口!”温静姝冷笑一声:“公司规定不是摆设,三分足够了!”

    “是,那我立刻回复机队。”

    “等会儿。”温静姝忽然叫住李媛:“过几天再回复。”

    李媛马上会意:“我会看着公司风向再回复机队。”

    温静姝的意思很简单,徐显加三分确实有些偏少了。如果这时候就将徐显的加分决定公示出来,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可能会引发飞行员队伍的群体不满。

    只要再过一段时间,这件事冷却下来,没什么人关注了。找了冷僻的时间,将加分决定公布出去,也就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了。

    某些不似公平的事情,还是冷处理为好。至于为何温静姝对徐显这个学员如此苛刻,李媛想不通原因,但是早已知晓温静姝的态度。

    当初,可就是她联系的学员队助理付星给徐显使绊子的。

    “对了,徐显那边怎么说?安安心心地在配合模拟机?”温静姝问道。

    李媛点点头:“我问过飞标和机队了,他在配合模拟机的空档还会接接别人的班。”

    温静姝:“知会飞行部那边,以后徐显所有的检查全部从严要求,不准有任何放水的情况。”

    “还有,陆心宇那边怎么样了?”

    李媛回忆了下之前搜集到的资料,立时报告道:“他去找了徐清在蓝天航空的朋友,严臻。”

    “通过那些老教员?”

    “是的!最近陆心宇主动跟他们示好,严臻这条线就是那些老教员搭的。”

    温静姝面露鄙夷之色:“果然是一群唯利是图的老东西。”

    报告完的李媛欲言又止,最终忍不住还是问道:“温总,有件事我不明白,邀请徐清明显就是不可能的事,为什么还要让陆心宇去做呢?”

    对于这个跟了自己有段时间的秘书,温静姝还是比较满意的,于是耐着性子讲解道:“结果不是目的,过程才是!”

    “你也看得出来,陆心宇比秦宗阳更适合当飞行部的总经理,然而,他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温静姝说道。

    李媛脑子也很快:“温总,你是说陆心宇不得人心?”

    “没错!”温静姝就喜欢这种一点就透的聪明人:“陆心宇崛起太快,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这导致了他在飞行队伍里的人缘并不好,尤其是那些老教员。飞行是具有强烈师徒传承色彩的工作,在机队里,资历是相当重要的。那些老教员的徒子徒孙几乎遍布整个机队,要是陆心宇不能处理好与老教员团体的关系,那他就无法掌控整个飞行部。我需要的不是一个政令不通的飞行部,而是一个可以直达基层的飞行部。”

    “陆心宇过于傲气,但是,如果他要坐上飞行部总经理的位置,就需要学会妥协。这次邀请徐清,必须要通过那些老教员的人脉关系,与他们和解,才有一丝希望。正是借此,陆心宇才能明白他一个人决定不了很多东西,只有顺应大势,方能有所建树。”

    温静姝的意思很简单!陆心宇那所谓的傲气,以致于他坚决与老教员的团体划清界限。然而,陆心宇资历尚浅,没有老教员的帮助,根本控制不住整个飞行部。温静姝就是想借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让陆心宇知道他同样需要借力,需要妥协,需要放下傲气。

    从中可以看出,温静姝是真的将陆心宇当成飞行部总经理的第一候选人来培养。

    “那温总......你既然有意于陆心宇。只需要单独给他下发命令就好了,为何还要再给秦宗阳分派任务,这根本就是无用功啊!”李媛不解道。

    陆心宇不仅个人能力强于秦宗阳,在领导观感上也比秦宗阳更有优势。温静姝几乎已经决定了陆心宇就是下一任飞行部总经理了。只等陆心宇能够完全处理好与飞行队伍的关系,便能顺理成章地接任。

    既然,已有决定,那为何还要给秦宗阳机会?

    按照道理来说,就算秦宗阳的人脉网很强大,但是要请动徐清的可能性也基本没有。然而,世事无常,万一秦宗阳使了什么手段,请到了徐清,那后面如何收场?

    真的要重新评估陆心宇和秦宗阳之间的选择吗?

    “无用功?我什么时候做过无用功?”温静姝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亮光:“虽然秦宗阳比不上陆心宇,但是在请徐清这件事上,反倒是秦宗阳的成功概率还大些。通知迎宾部门,按照徐清的规格单独制定一个接待方案。”

    “温总,真的有这个必要吗?”李媛还是不理解温静姝是何考虑!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可能性,有必要单独制定一个接待方案吗?

    要知道像徐清这种级别的人物,光是接待准备就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没错,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但是就因为一个理论上的概率,花费巨大真的值得吗?

    “嗯?”温静姝的眸子逐渐转冷:“你是觉得我的决定有什么问题?”

    “我是......”李媛还想解释两句,哪里知道身后突然传出一道清亮的声音:“李媛,你回去办事吧!”

    李媛转身一看,就见杨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来。

    杨宁走到李媛身边,笑道:“那边很多事需要处理,去忙吧!”

    李媛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温静姝,再看看杨宁:“温总,那我先回去了。”

    温静姝没有应答,等到李媛离开,她才是对着杨宁问道:“宁姨,我是对她们太好了?”

    杨宁已经四十出头了,但是保养得非常好,而且气质跟温静姝完全不同,是那种和风细雨的温柔感。

    “小孩子嘛!”杨宁说话的声音都是轻轻的:“只是,如果徐显知道了这件事,他应该想得明白小姐你是在利用他的。”

    只要徐显知道这件事的幕后策划是温静姝,那只要是心思玲珑都能想明白温静姝此举的意义所在。因为温静姝是知道徐显跟徐清的关系的,要是徐显出面,还真有可能能请到徐清。

    如此一来,其实就是温静姝利用徐显来达到请动徐清的目的。要是徐显知道自己被利用了,那么徐显跟温静姝之间本就破碎的关系岂不是又要蒙上一层阴影?

    秦宗阳和陆心宇之间的竞赛,不管结果如何,温静姝都能有所收获,这就是温家二小姐的手段!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利用?”温静姝冷笑一声:“一个薄情寡义之人,利用一下又有何妨?他现在还能有些价值,他应该庆幸才对!”

    杨宁轻轻叹了一口气,温静姝和徐显之间的事情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她都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房子的事情办好了?”温静姝坐了下来,示意杨宁也坐下说话。

    杨宁在温静姝对面坐下,说道:“手续已经办完了。不过,徐显好像找了另外的房子租了。”

    温静姝寒声自语:“看来他们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啊!”

    “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下。”杨宁稍微顿了下,组织下语言:“之前安排跟着徐景扬的人回来报告说,徐景扬最近去过一次医院,做了冠状造影,他好像冠心病恶化了!”

    杨宁是温静姝真正意义上的心腹,或者准备来说,是温家的心腹。当年,杨宁就是温静姝父亲的秘书。之后,温静姝的父亲甚至想给杨宁长隆航空常务董事的位子。然而,杨宁却拒绝了。她更喜欢一个管家的角色。

    在觉得温静姝的父亲不需要她操心之后,如今跟在温静姝身边。就算是温静姝,都要喊她宁姨。

    她是看着温静姝和徐显从认识到恋爱,最后临近订婚的。为了温静姝,她私下调查过徐显的家人,当然也知道徐景扬一直患有冠心病的事情。

    按照道理来说,徐景扬之前就接受过心脏支架手术,最近几年都没有问题。而且,以当时徐景扬的财力,所选用的支架肯定都是高质量的,应该不会出问题才对。

    但是,徐景扬去医院做冠状造影,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病情恶化了。心脏支架很有可能出现了再狭窄的情况!

    “详细情况呢?”温静姝问道。

    “医院的电子病历是保密的,这个打听起来不是很方便!”杨宁说道。

    “算了!”温静姝说道:“报应而已,不用关心。”

    当年可就是徐景扬亲自上门让她的父亲取消已经提上议程的订婚宴的。

    不就是徐家破落的时候,温家没有出手相助嘛?就因为这个原因,徐景扬怀恨在心,强行拆散她跟徐显,有今天这般下场,那也是情理之中。

    要是她和徐显结为连理,温家能亏待他们?

    “不过是那可怜的自尊心!”温静姝想及此处,越发觉得徐景扬可恨!

    看到温静姝对徐景扬的冷漠态度,杨宁并不奇怪。当初,徐显和温静姝分开,徐景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温静姝可是一直记着呢!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杨宁看事情说完了,就起身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

    可是,等她刚到门口的时候,又被温静姝给叫住了。

    温静姝纠结了片刻,最后还是说道:“宁姨,你跟看着徐景扬的那个人说一下。要是......徐景扬出了什么问题,立刻送医院,费用他先以个人名义垫付。”

    杨宁应了下来,出来之后,颇为感慨。

    温静姝看上去对徐显只有厌恶,然而,实际上她还是怕将来万一徐显知道她对徐景扬见死不救,继而恨上她。到那时,他们就真的是形同陌路,再无可能了!

    温静姝嘴上不说,心里却还是在乎徐显。可这两人现在关系拧巴得很,旁人看了都觉得难受。

    就算是温静姝这样的人,在对待爱情问题上,还不是被疯狂降智?表现得极为幼稚?

    这一刻,杨宁觉得自己单身到现在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

    徐显的母亲黄瑛因为和徐景扬出现巨大分歧之后,愤而与之离婚,带着女儿徐笙出国定居。

    黄瑛是不想再见那个刚愎自用的徐景扬了,但是,并不包括徐显。徐笙每年会在长假期间回国内住一段时间。这时候,徐显就回去玩一段时间,兄妹叙叙旧,甚至上一次连着黄瑛也一起回来了。然而,黄瑛却是态度坚决地不见徐景扬。

    徐景扬虽然现在性子变了不少,但是依旧没有获得前妻的原谅,只能那个乖乖地留在滇云。

    徐显知道自己母亲的态度,父母闹成这样,他着实也没什么办法。只求时间将二人之间的隔阂冲淡些吧。

    滇云到青湖距离足足有数千公里,高铁票价甚至比机票还贵。所以高铁首先就被徐显给排除了。

    不过,星游航空没有滇云到青湖的航线,那就加不了机组了。好在,星游航空的母公司长隆航空有滇云到青湖的航线。

    不像其他公司那样,子公司的飞行员也能加母公司的机组。星游航空的空勤人员不允许因私加长隆航空的机组。想要坐长隆航空的飞机,只能自己买票。

    母公司如此对待自己子公司的情况,整个国内仅长隆航空一家。

    不过,虽然无法因私加机组,但是,星游航空的空勤人员在购买长隆航空的机票是享有极大优惠。除了个别航线,大部分航班的机票可以用八十八元购买。当然,这种优惠每年只有三次,而且只能以自己的身份证或者社会关系系统中录入的亲属购买。

    八十八元一张机票算是非常便宜了,徐显觉得还可以接受。而且,网上对长隆航空的服务质量评价非常高,徐显正好去体验一下。

    内部人员购买机票需要通过公司内网,而且不是在值机柜台拿,而是去市场部拿。

    星游航空的基地大楼就在机场边,去机场的时候顺道去一下公司就行,倒是不麻烦。

    只是,徐显在市场部拿了机票之后,老是觉着右眼皮在跳。所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虽然徐显是无神论者,但是跳得这么频,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
返回传奇机长
传奇机长章节免费阅读由笔趣阁提供玄幻魔法小说传奇机长最新章节列表,传奇机长新笔趣阁起点,传奇机长最新章节目录,传奇机长TXT下载,传奇机长全文免费阅读,传奇机长小说大结局,传奇机长免费全本小说TXT阅读希望大家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