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3章 不明原因的烟(求订阅!)最新章节txt

    当徐显完全恢复意识的时候,此时周围的环境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客舱应该有的环境了。

    不少人显露出肉眼可见的焦虑,加之空气中弥漫的已经极为明显的焦糊味,使得整个客舱都显得很是不安。

    甚至于,徐显前面一排的乘客都呼叫了乘务员询问情况。

    “这什么情况,怎么像是什么东西烧着了?”乘客直接质问乘务员。没办法,这焦糊味实在太像燃烧时散发出来的一样,不怪人家怀疑。

    飞机上竟然能闻到烧东西的气味,想想都是让人头皮发麻的事情。

    乘务员显然也有点儿慌了,这个气味实在太过于明显了,根本就是遮掩不住。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要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要是她都出现了慌张的表情,那很容易就将恐慌的情绪散布出去。

    “放心,我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绝对会保证安全的。”乘务员还是那套标准化的回复,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处,根本没有正面回应乘客。

    没办法,她也没有能力可以分辨到底是什么情况?只能用最机械化的话来搪塞乘客,只求能糊弄过去。

    那乘客应该是真的被吓着了,面对乘务员的回答很是不满:“我知道你们接受了专业训练,也会保证我们安全,我就是想知道这味道是哪里来的?”

    这个乘客好像知道些门道,晓得乘务员是在说套话,根本就不吃乘务员这一套。然而,他注定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或者说,他问飞机上任何一个人,包括最前面的飞行机组,也没有一个能给出准确答案的。

    徐显作为业内人士,已然是看穿了她内心所想,不过并不点破。

    虽然不会说破,但是徐显还是觉得有必要询问一下,现在的情况怎么看都不算是正常现象。

    “驾驶舱那边有消息吗?”徐显问道。

    突然在另一个方向有了其它的声音,乘务员扫视了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只一眼就发现了唇红齿白的徐显正看着她。

    乘务员显然是把徐显当成了普通乘客,还准备用刚才的话再度回应徐显。然而,徐显看出乘务员依旧是相同的说辞,指着乘务员的登机牌,说道:“我就是想知道驾驶舱有没有联系你们?”

    乘务员一见徐显指着自己的登机牌,立马会意,不再重复那毫无意义的托辞,直接回道:“到目前为止,驾驶舱还没有联系我们。”

    徐显沉默稍许,要是飞机出现火警,不管是发动机火警,APU火警,货舱火警,或者说是轮舱火警,驾驶舱中都会有相应的指示。而任何部位的火警都会将烟雾渗透到客舱之中,就如同现在的情况。

    然而,到现在来说,驾驶舱都没有联系乘务组,似乎并不像是驾驶舱有了火警警报。

    飞行机组对于火警的处置都是讲究迅速,不会拖很久。焦糊烟味几乎都充斥在整个客舱了,要是真有哪边的火警,讲道理来说应该都处置好了。

    按照规矩,不管处置之后,火有没有灭,驾驶舱都要通知乘务组说明情况。不然,让客舱全凭想像地瞎猜,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乱子。

    可是,乘务员说驾驶舱没有联系他们,那么有很大可能,驾驶舱就没有火警警告,前面的飞行机组怕是也在寻找问题的根源呢!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一旦出现火警,那就是非常严重的特情,是需要就近着陆的。不过,即便现在已经能闻到极为明显的焦糊烟味,飞机仍然处于平稳的巡航状态。没有一点儿下降和改变航向的样子。

    这似乎不是火警该有的情境啊!

    徐显眼珠子转动几下,这种找不到问题的事情最是恼人。偏头扫了下窗外的发动机尾部,还好没有出现什么异样的表现,至少从声音上来听是一切如常。

    只要发动机运转如常,一切都好说。

    徐显朝着乘务员轻轻招招手,示意乘务员走近一些。乘务员有些狐疑地靠过去,微微欠身,凑近徐显。

    “你们检查过盥洗室没有?”徐显小声道:“是不是有人在盥洗室抽烟?”

    乘务员大惊:“不会吧,怎么可能带火种进来?”

    现在乘机安检如此严格,普通乘客哪里有机会能携带火种穿过重重严密的检查。

    徐显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不过,终究要试上一试,放着如此明显的烟味不管,任谁都是提心吊胆的。

    “前后两个盥洗室检查一下又不会消耗多久的时间。或者你问一下乘务长,觉得有没有这个必要性。还有......跟驾驶舱通报一下客舱的情况,别到最后驾驶舱都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徐显指挥起来乘务员,天然具有一股子让人信服的力量,令得乘务员下意识地点了下头。

    乘务员直起身子准备离开的时候,犹豫片刻下,看了徐显一眼,匆匆往前舱跑过去,看来是去找乘务长了。

    其实,徐显对所谓的盥洗室有人抽烟的可能性并不抱多大的希望。以现在的态势来说,要造成现在这般烟雾弥漫的状况,就算是一包烟一起抽都抽不出这种效果。

    或者说,在盥洗室根本就没人抽烟,怕是有人放火才行!

    在飞机的盥洗室是装有烟雾探测器的,如果真有人在里面抽烟,早就是警报大作了。当然,也不排除懂行的人办事,事先堵住了烟雾探测器的探头。

    甚至,往最坏处考虑,是有居心不良的人依靠盥洗室的隐蔽性在进行某些不可告人的事情。总之,现今飞机客舱的状况充满了不正常的气息。

    同时,有一点让徐显非常在意。那就是这个烟味似乎和正常的烟味不太一样,更加刺鼻,还有一种特殊的味道。然而,徐显一时就想不起来。

    乘务员一路匆匆走到前舱,走廊之上来遇到了好几个乘务员在费力地安抚乘客的情绪。现在就算是最迟钝的人都能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

    乘务员到达前舱之际,发现乘务长似乎在跟驾驶舱通话。于是,静静地等在一边,并不干扰乘务长。

    “好的,我去看一下后面的盥洗室。”乘务长应承道。

    “带上安全员!有紧急情况,你们优先处置再报告。”电话里传出老教员凝重的声音。只是在老教员说话的时候,时不时夹杂了间断性的咳嗽声。

    显然,驾驶舱内的机组也意识到了徐显之前所想的最坏的猜想!

    乘务长挂断电话,看着行色匆匆的乘务员问道:“怎么了?”

    “有一个乘客建议我们检查盥洗室。”乘务员解释道:“他好像也是空勤。”

    “谁?”乘务长的眼睛一下子眯起来了,就像是警觉的鹰隼一般。

    乘务员看乘务长如此警惕的模样,心脏也不由自主地收缩了一下:“40C的乘客。”

    乘务长已经是飞行很多年的老手,根本不用依靠座位标识才能定位相关人员。只是粗略一扫就从人群中发现了徐显的身影。

    “姐,有什么问题吗?”乘务员发现乘务长看徐显的眼光有些过于锐利了,仿佛有些不太正常。

    “刚刚前面也让我们检查盥洗室了!”乘务长深吸一口气想要平复一下内心的波澜,可是用力呼吸之下,尽是一股子呛人的气味:“你待着别动。”

    乘务长一步踏出,拍了下第一排的安全员的肩膀,示意他跟上来。

    这个安全员是穿制服的那个,属于一开始就亮明身份的。在客舱里,还有一个穿便衣的安全员始终隐藏着。

    可能那个40C的乘客真的是空勤人员,出于好心,提醒了下乘务员。也有可能,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年轻人是这次烟雾事件始作俑者的同伙,亦或者,就是他所为?

    他提醒乘务员去检查盥洗室是为了分散机组注意力,还是有什么其它目的,暂时无人可知。

    驾驶舱让她们检查盥洗室的时候带上安全员就说明飞行机组觉得存在某些人为极端事件的可能性。那么,一切不寻常的事情,她都必须慎之又慎!

    乘务长领着安全员从前舱直奔飞机后舱,准备按照驾驶舱的指令,检查盥洗室。

    在飞机上一共有前后两个盥洗室,前面的盥洗室现在没人,而后面的盥洗室,刚才后舱的乘务员报告是有人的。

    乘务长在越过头等舱和商务舱,进入经济舱之后,在通过经济舱第三排的时候,右手微微抬起,对着第三排靠着走廊的乘客连打了三个手势。

    而这个乘客就是便装的安全员!

    三个手势就是之前航前协调的时候,约定下来的暗号之一。表明的是需要特别关注的人员的座位号。

    乘务长打给便装安全员的手势代表的意思就是40C!

    不管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空勤人员,到底是不是出于好心,在自己检查完盥洗室之前,先小心看着,怎么都不算为过。

    小心驶得万年船,更不要说现在如此不正常的情况下!

    便装安全员接受到乘务长的手势暗号,脑中瞬间回想起整个飞机的乘客布局图。每次航前的时候,他们都会研究一下乘客布局图,以便找到最佳的观察位置。

    这次经济舱几乎爆满,只有他现在这个位子和42B两个空余座位。他之所以没有选择42B,是因为42B出于三连座位的中间。一旦有什么突发情况,他想要起身离开座位的时候,会被42C的乘客所阻挡。因而,即便他现在的位子视野不算很好,但终究便于行动。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有了明确的目标之后,42B反倒是优于现在的位置了。他不着痕迹地摸了下自己腰间的警棍,装作是想要上厕所的乘客,开始起身往后走。

    乘务长在通过徐显身边的时候,眼睛稍微下瞟,扫了下徐显脖子处的位置,发现并没有民航局标志的带子。

    有些空勤人员在坐经济舱的时候,不方便将证件露出来,便是会将其收到衣服里,不过并非取下来。

    若是细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在脖子的地方会显露出蓝色的带子,带子上会印有民航局的特有标志,空勤人员一看就知道。

    要是能确定徐显的身份,那事情就显得简单些了。

    不过,让得乘务长失望的是,她并没有发现徐显的脖子边的带子。当然了,没带子不代表徐显就不是空勤人员了,只是有带子的话,也就不需要这般胡乱猜测了。

    乘务长和安全员一路直奔后面的盥洗室,后面的乘务员看乘务长气势汹汹地过来,示意盥洗室的人还没有出来。

    乘务长瞧了眼盥洗室锁的标识,确实显示里面有人。

    飞机上的盥洗室在里面锁门之后,在外面看来,会有标识的变化,来表明盥洗室有人在。

    乘务长偏头,悄悄跟安全员小声道:“打开执法记录仪,要是有紧急情况,优先处置,不要犹豫。”

    在飞行过程中,机长拥有几乎不受限制的权力,这是法律所赋予的。然而,法律给予了机长至高无上的权力,并不意味着机长就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落地之后,机长必须为自己在机上的决断进行合规性解释。如果某些重要断定不合规,机长又给不出客观说法,那机长一样是要接受处罚的。

    甚至于,国际公约和国内民用航空法都规定,要是机长有理由认为某些人将会或已经对航空器产生了安全威胁,可以采取必要和适当的管束措施。

    采取管束措施这已经是相当大的权力了!

    之前机长已经通知她可以进行优先处置。不然,万一是某些不法分子想要进行破坏行动,哪里还有时间再请示机长了?

    事关整机人安全,当迅速决断,瞻前顾后,失了先机,那就是整个飞机的乘客要为此而买单了。

    其实,这种相对严厉的手段就算是机长也不想多用。毕竟法律上可能没有责任,但是在道义上,是有概率上升到口诛趣÷阁伐的程度的。

    现在这个社会,舆论极度发达,一人一口唾沫照样能淹死人。

    可是,这次事件太过于奇怪了。明明没有任何火警警告,驾驶舱和客舱都充斥着不明情况的烟雾。换作是谁,都会心神不安吧!

    就在乘务长在琢磨着怎么试探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瞟见另一边走廊走过来一个人,就是那个便装安全员。

    “这边厕所用不了?我想上个厕所来说。”便装安全员笑道。

    乘务长也是沉得住的人,现在情况不明,演戏还是要全套,就算是相互认识,照样装得像是陌生人。

    “这边厕所有个人上得时间太长了,我们了解一下情况再说。”乘务长说得很委婉,不过暗示性也同样明显。

    现在盥洗室的人有问题,我们在进行检查。

    原本便装安全员虽然得到了乘务长的手势暗号,要他关注下40C的人。但是,他不晓得乘务长领着另外一个安全员气势汹汹地往后舱过去是发生了什么事。现在一来,顺道是了解到了盥洗室竟然出现问题了。

    “那我换个座位可以吗?前面有个人打呼噜,有点儿吵。”便装安全员说道。

    乘务长扫了下经济舱的空座,发现43排的B座是一个空位,瞬间乘务长就明白了便装安全员的意思,便是笑道:“自然是可以的,就是轻些手脚,不要打扰到别人就行。”

    乘务长的意思很明白,动静小些,不要让40C的人注意到。

    “那是肯定的。”便装安全员转身欲走,越过另一个安全员身边的时候,小声嘱咐:“有问题,喊我!”

    另一个安全员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并没有说话。

    便装安全员回到43排,径直进了43B的空位,引得43C的乘客惊疑不定:“这是你的位子?我看不是一直没人吗?”

    “前面有人打呼噜,休息不好,就跟乘......空姐申请换到后面了。”便装安全员说道。

    普通人一般喜欢喊乘务叫做空姐,不过空勤人员都是叫乘务,便装安全员相对来说还是按着普通人喜欢的叫法说话的。

    43C的乘客伸长脖子往前扫了下,他确实听到前面有人打呼噜,倒也没有多怀疑。

    这也是便装安全员顺势想出来的理由,这份急智至少还是要赞一赞的。这使得他换位子没那么突兀。

    “这破飞机里这么呛人都能睡着,也是厉害。”乘客感叹道:“网上都在说长隆的航班服务多好多好。吃得倒是不错,就是让人吃烟,我是没想到的。”

    便装安全员愣了一下,这乘客心态也是乐观得紧,这种情况下都能耍贫嘴,开玩笑的。

    便装安全员估摸了下与徐显座位的距离。只要徐显有什么异动,他站起身子,抽出警棍,直接甩过去,狠砸徐显的脑袋,以求最快速度地制服。

    他还发现徐显不时地会往后面瞧,似乎是在后面盥洗室的情况。

    “这小子果然有问题!”便装安全员右手舒展了下五指,随时准备给徐显致命一击。

    就在这时,乘务长想好了试探的理由。她总不能直接开门见山地拍着盥洗室的门,扯着嗓子喊:“你被包围了,赶紧乖乖出来吧!”

    乘务长给身边的安全员打了个手势,表明她准备行动了,又给在一边的乘务员使了个颜色,让她稍微保持一下距离。

    在这个狭窄的通道口,人多了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乘务长走到盥洗室门前,轻轻拍了一下:“乘客你好,前面报告说马上会有强烈颠簸,卫生间要暂时关闭,请你马上出来。”

    这已经算是乘务长能在短时间内想到的最正当的理由了。

    “哪里有颠簸了?我这正忙着呢!”盥洗室里传来乘客不满的声音,听声音,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乘务长哪里会罢休:“不好意思啊!这是我们公司的规定,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在里面没什么固定身体的东西。出了问题,我们公司是要负责的。请乘客你能理解!”

    说实在的,乘务长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着实有一手。明明现在风平浪静,生生被乘务长说得马上就要遇到大风暴似的。

    “好好,你稍等!”乘客架不住乘务长软磨硬泡,怕也是被乘务长说的话唬住了,万一出了问题,自己拒绝配合,公司不愿意赔偿怎么办?岂不是亏大了。

    一看里面的人要出来,后面的安全员全身的肌肉瞬间绷紧,就好像蓄势待发的猎豹。一手摸上腰间的短棍,只待乘务长一声令下,随时准备制服里面出来之人。

    就连经验丰富的乘务长这时候也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水,这般压力真是难以想像。

    伴随一声清脆的开锁之声,盥洗室的门缓慢打开,走出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

    那男人一出来发现一男一女睁大着滚圆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不远处还有一个空姐偷偷摸摸地在瞧着他。

    “干......干嘛?”

    这架势瞬间镇住了男人,他不由自主地摸了下自己的脸,还退回去照了下镜子。

    脸上没有东西啊?

    就在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安全员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而乘务长越过他,直接进了盥洗室,检查起来。

    “你干嘛?”手腕被人抓住,男人先是有些发懵,接着顿时掀起不满之色:“你们什么意思?”

    他的手腕是被安全员的左手抓住的,同时安全员并没有离得太近,而是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以防被人暴起而伤。

    与此同时,安全员的右手已经搭在短棍之上。

    乘务长快速地在盥洗室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问题。

    乘务长检查之后,出了盥洗室,朝着安全员摇了摇头,安全员会意,马上松开男人的手腕。

    “不好意思啊!”这时候乘务长过来安抚乘客:“马上会有颠簸了,实在没办法只能打扰你了。要是你不介意,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你可以免费升到头等舱,你觉得如何?”

    “有这种好事?”男人眼睛一亮,这不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忽然,男人鼻子动了动,疑惑道:“这什么味道?”

    话音刚落,男人就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开始剧烈地咳嗽,接着猛地一抽,出现了极为不正常的气喘之声。

    “药!拿我的药!”
返回传奇机长
传奇机长章节免费阅读由笔趣阁提供玄幻魔法小说传奇机长最新章节列表,传奇机长新笔趣阁起点,传奇机长最新章节目录,传奇机长TXT下载,传奇机长全文免费阅读,传奇机长小说大结局,传奇机长免费全本小说TXT阅读希望大家收藏阅读!